当前位置:首页 > 旗楷新闻 > 行业政策

A股6家山岳景区中报披露,转型刻不容缓

随着张家界半年度报告的出炉,A股6家上市的山岳景区日前已经悉数交上了2019年上半年的成绩单。


今年上半年,A股这6座“大山”的表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



时代财经统计发现,其中峨眉山A、九华旅游和长白山3家景区上市公司实现了营收净利双增长(长白山的净利同比减亏);而张家界和丽江旅游却因为门票调整的持续影响,营收净利双双下滑;黄山旅游则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中。


对于景区而言,另一个重要的衡量指标就是游客人次。今年上半年,6家山岳景区的人气都变旺了,其中丽江旅游的增幅最为明显,三条索道接待的游客总人次同比增加了21.92%;然而四大佛教名山之一的峨眉山,却面临着游客数量原地徘徊的瓶颈。


2018年以来掀起的国有景区门票降价潮的影响仍在持续,多家景区将业绩表现不佳归咎于此。与此同时,长期以来被诟病依赖“门票经济”的山岳景区,也纷纷在转型谋变,但这条道路目前来看,仍需要时间和耐心。


门票调整阵痛持续


相比2018年的“惨淡经营”,张家界今年上半年的表现仍没有明显好转,营收净利再次双双下滑。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张家界实现营业收入1.7亿元,同比下滑10.76%;净利润825.45万元,同比下滑59.01%;扣非后净利润351.04万元,同比下滑75.51%。



对于业绩下滑的原因,张家界在半年报中将矛头之一指向了门票价格调整。根据其营收构成,环保客运板块的收入减少了1370.53万元,降幅达到18.22%。


2018年9月22日起,张家界对武陵源核心景区的门票价格做出了调整,其环保客运车的价格在淡旺季均有不同程度的下调,但上年同期尚未执行淡季票价,因此营收同比出现了下滑。



此外,2019年4月10日,张家界还执行了新的免票政策,老年人免票由原来70岁提前到65岁,小孩免票由原来1.2米以下改为现行的14岁以下,这也导致免票人数占总接待人数的比例增长,进而影响到门票的收入。


与张家界处境类似,丽江旅游的业绩也难言乐观。丽江旅游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营收为3.18亿元,同比下降7.07%,净利润为9804万元,降幅达到17.53%。


与门票直接相关的索道运输业务成为了业绩盈亏的关键所在。


目前在丽江旅游的营收构成中,这部分营收占比占据五成。中报显示,今年上半年,该项营收下滑了22.43%。



在国有景区门票降价的改革潮中,丽江旅游作为全国第一也是目前唯一被下调索道票价的公司,于2018年10月1日起下调了包括玉龙雪山景区门票以及相关的玉龙雪山景区大索道、云杉坪索道、牦牛坪索道的价格。


尽管三条索道今年上半年游客接待量上涨了21.92%,但游客的增量显然未能完全对冲票价下调的影响,索道收入和毛利率均出现了下滑。


在6家A股上市的山岳景区里,体量最大的黄山旅游和峨眉山A也不同程度地受到了门票价格调整的影响。



得益于上市时间早,黄山旅游和峨眉山A未受到2006年《风景名胜区管理条例》的影响——风景名胜区门票收入不能纳入上市公司体系,二者营收中均包含门票收入。


今年上半年,黄山景区接待游客162.4万人次,同比增长9.6%。尽管游客人数不断增长,但由于门票价格下调,与之对应的园林开发业务的营收却减少了4.83%,毛利则下降了1.74个百分点。


黄山旅游指出,如果门票不降价,园林开发业务的收入将达到1.22亿元,同比增长15.09%。


老牌景区峨眉山的困境则在于,其营收和游客人次均陷入了增长瓶颈。


2018年9月20日,峨眉山A的票价下调,旺季降了50元,淡季不变。从上半年的表现来看,门票下调对于游客的吸引力似乎有限,峨眉山A上半年的游客增量仅为0.10%,但是考虑到有游山门票占据其营收的41.34%,价格调整带来的营收影响要显著得多。


2019年上半年,峨眉山A游山门票收入下降6.43%。


2015年才上市的九华旅游,其营收构成中没有计入九华山风景区的门票收入,因而上半年受到降价影响较少,营收净利实现了双增。索道缆车和旅游客运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


2019年上半年,九华旅游的索道缆车业务收入达1.25亿,占营业收入的29.68%,其余依次为酒店业务、旅行社业务、客运业务,分别占营业收入的21.25%、16.32%和12.87%。


与九华旅游情况相似的还有长白山。尽管去年景区下调了门票价格,但长白山票务收入的主要来源是游客运营收取票款,并不包含景区门票。长白山方面称,公司盈利具有明显的季节性特征,长白山冬季寒冷且持续时间长,旅游客流较夏季显著减少。受旅游行业淡旺季的影响,公司利润点主要体现在第三季度,其中第三季度游客数量及由此产生的旅游收入占全年60%以上。



景区转型各有喜忧


对于这些自然资源禀赋强的山岳景区而言,长期以来过分倚重“门票经济”所带来的影响仍将继续,而在谋求转型改变的道路上,各家都有自己的“喜”与“忧”。


张家界和黄山旅游的处境类似,一方面受益于交通状况的改善,游客量较之前的“停滞不前”有了“小步跃进”,另一方面,两者都采取了外延拓展的转型方式,而项目落地运营成功与否很可能会成为其业绩突破的关键所在。


2018年年底通车的武陵山大道和今年春节期前通车的杨家界大道,给张家界带来了更多的游客。2018年全年,它的游客增量仅仅0.25%,而今年上半年同期增幅则达到了4.49%。杨家界索道和十里画廊观光电车的营收都得到了提升,其中杨家界索道的营收同比大增60.73%。


今年10月即将投入运营的“大庸古城”是张家界近年来大力押注的重要项目。公开信息显示,这个项目总投资达到了22亿元。


根据半年报,目前该项目完成了96.97%。中信证券预测这座古城文旅综合体在运营成熟之后,有望每年给张家界贡献4.25亿元的营收,净利润达到1.85亿元。



同样,在杭黄高铁于去年年底开通之后,黄山景区今天上半年的游客量增长了9.6%,而2018年全年的增幅也仅为0.6%。提出“二次创业”的口号的黄山旅游近年来积极布局“一山一水一窟一村”,围绕泛黄山区域,扩展到东黄山景区、太平湖景区、宏村和花山谜窟。但从实际进展来看,西递宏村的收购进展并不顺利。


2018年的年报中,黄山旅游曾明确表示“宏村项目因双方共识条件尚不够成熟,公司继续保持关注”。


今年上半年的财报数据则显示,黄山旅游主要参股控股公司黄山太平湖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上半年亏损了484.75万元,而黄山市花山谜窟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亏损则达到353.64万元。


不同于张家界和黄山旅游的扩张进取,峨眉山A的策略是“重上峨眉山”。其主要对景区基础设施、产品业态、产业结构在进行再配置和提升,推动峨眉山景区从观光游向休闲度假游转变。



从今年上半年的业绩表现来看,峨眉山A的营收和客流仅仅微增,但净利润同比增加了10.10%达到0.771亿元,这主要归功于管理、销售费用的持续下降,这两项费用分别下降了21.92%和6.68%。


对丽江旅游和长白山而言,在业绩表现之外,更让人头疼的或许是其在资本市场的尴尬处境。


丽江旅游与华邦健康之间旷日持久的公司控制权之争仍在继续。丽江旅游的控股权在去年发生变化之后,原实际控制人雪山管委会也与华邦健康经过了一系列博弈,但在今年6月12日承诺到期之后,双方仍未就股权转让的价格达成一致。丽江旅游的未来悬而未决。


长白山的股票则在今年7月遭遇了从流拍到被抵债的无奈。今年6月28日,长白山1320.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股票宣告流拍,最后被作价1.37亿元划拨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划转后,中国吉林森林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不再是长白山持股5%以上的股东。一波三折的拍卖经历,也透露出资本市场对于长白山旅游的冷淡态度。



眼下,尽管各有喜忧,但更大范围、更大力度的景区降价将不可避免,这也意味着景区转型的步伐要进一步加快。


8月12日,国务院印发的《进一步激发文化和旅游消费潜力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再次明确提出要“继续推动国有景区门票降价。”


根据《意见》,各地可结合实际情况,制定实施景区门票减免、景区淡季免费开放、演出门票打折等政策,举办文化和旅游消费季、消费月,举办数字文旅消费体验等活动。


上海商学院酒店管理学院副教授邹光勇对时代财经表示,当下不管是政府还是景区经营方,都需要转变观念,公共景区正在从盈利性向公益性转移,这已经是不可扭转的趋势。


在他看来,近年来相关政策主要对垄断性较为突出的国有景区盈利有影响。


“依靠公共景区经营获取暴利的可能性已不存在。传统景区现在时髦的都是在讲如何提升‘二消’水平,包括用‘夜游经济’来延长产业链条等,这些当然都可以去做。从景区来看,其主动权在于应该更多地让游客相信价有所值,这里有很多工作可以做,除了单纯的眼球经济、营销效应外,可以做很多项目策划,做成本公示,做公告牌效应,让游客真正理解是物超所值。


分享到: